• 人民军队 锐意改革 2019-03-20
  • 王 勤:学习十九大报告有感(诗词两首) 2019-03-20
  • 库尔勒丝路旅游小镇预计10月投用 2019-03-20
  • 从榜单看黑茶“热” 首批中国黑茶类制茶大师公布 2019-03-20
  • 吉雄镇开设电子阅览室和图书室 2019-03-15
  • 日本大阪地震已致4人死亡、370多人受伤 2019-03-08
  • 发现陕南:人间四月水泉坪 像绣花一样对待一块秧田 2019-02-24
  • 重庆市南岸区:探索建立“微益坊” 2019-02-24
  • 两个和尚锵锵锵98期:传统武术是不是花架子? 2019-02-21
  • 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 表决通过人事任免 2019-02-21
  • 郑州市上街区:创新社区治理模式 2018-11-22
  • 天上不会掉馅饼,想要富起来,就要把别人的据为己有,能把别人的据为己有的问世间能有谁,能有几人,所谓的专家明白了吗。 2018-11-22
  • 全面依法治国取得跨越式发展 2018-11-22
  • 重组概念崛起,医药板块遭主力资金持续大撤离! 2018-11-21
  • 乐平交警深夜出击 一小时擒五辆“鬼火” 2018-11-21
  • 挨打的记忆

    千里1995 Rank: 5Rank: 5

    小学四年级

    2018-11-14 16:10:08

    挨打的记忆

    注册时间   2018-11-4

    加为好友 私信

    • 主题帖56
    • 精华帖0
    • 积分83
    • 威望0

    千里1995 Rank: 5Rank: 5

    注册时间   2018-11-4

    加为好友 私信

    • 主题帖56
    • 精华帖0
    • 积分83
    • 威望0

    小学四年级

    楼主

    1楼

    只看该作者

    2018-11-14 16:10

    广西11选五在线 www.fqiq.net


    算到现在,我的父亲有二十四五年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了??墒俏?,却在二十五年间,总是想念我的父亲,想起我的小时候,父亲对我的训骂和痛打。好像,每每想起我父亲,都是从他对我的痛打开始的。

    能记得的第一次痛打是我七八岁的当儿,少年期,读小学。那时候,每年的春节之前,父亲都会千方百计存下几块钱,把这几块钱找熟人到乡村信用社,全都换成一叠儿簇新的一角的毛票,放在他枕头的苇席下,待到了初一那天,再一人一张、几张地发给他的儿女、侄男侄女和在正月十五前来走亲戚的孩娃们。

    可是那一年,父亲要给大家发钱时,那几十上百张一毛的粟儿却没有几张了。那一年,我很早就发现那苇席下藏有新的毛票儿。那一年,我还发现在我上学的路上,我的一个远门的姨夫卖的芝麻烧饼也同样是一毛钱一个。我每天上学时,总是从那席下偷偷地抽走一张钱,在路上买一个烧饼吃。偶尔大胆起来,会抽上两张,放学时再买一个烧饼吃。

    那一年,从初一到初五,父亲没有给我脸色看,更没有打我和骂我,他待我如往年无二,让我高高兴兴过完了一个春节??傻搅顺趿?,父亲问我偷钱没有?我说没有。父亲便厉声让我跪下了。又问我偷没有,我仍然说没有,父亲就在我脸上打了一耳光。再问我偷没有,仍说没有时,父亲便更为狠力地朝我脸掴起耳光来。记不得父亲统共打了我多少耳光,只记得父亲直打到我说是我偷了他才歇下手。记得我的脸又热又痛,到了实在不能忍了我才说那钱确是我偷了。说我偷了全都买了烧饼吃掉了。然后,父亲就不再说啥儿,把他的头扭到一边去。我不知道他扭到一边干啥儿,不看我,也不看我哥和姐姐们,可等他再扭头回来时,我们都看见他自己眼里含着的泪。

    第二次,仍是在我十岁之前,我和几个同学到人家地里偷黄瓜。仅仅因为偷黄瓜,父亲也许不会打我的,至少不会那样痛打我。主要是因为我们偷了黄瓜,其中还有人偷了人家菜园中那一季卖黄瓜的钱。人家挨个儿地找到我们每一个人的家里去,说吃了的黄瓜就算了,可那一季瓜钱是人家一年的口粮哩,不把钱还给人家,人家一家就无法度过那年的日子去。父亲也许认定那钱是我偷了的,毕竟我有着前科,待人家走了之后,父亲把大门闩了,让我跪在院落的一块石板铺地上,先劈里啪啦把我痛打一顿后,才问我偷了人家的钱没有。因为我真的没有偷,就说真的没有偷,父亲就又劈里啪啦地朝我脸上打,直打得他没有力气了,气喘吁吁了,才坐下直盯盯地望着我。

    那一次,我的脸肿了,肿得和喧虚的土地样。因为心里委屈,夜饭没吃,我便早早地上了床去。上床了也就睡着了。睡到半夜父亲却去把我摇醒,好像求我一样问:“你真的没拿人家的钱?”我朝父亲点了一下头。然后,父亲就拿手去我脸上轻轻摸了摸,又把他的脸扭到一边去,去看着窗外的夜色和月光??匆换崴统鋈チ?。出去坐在院落里,孤零零地坐在我跪过的石板地上的一张凳子上,望着天空,让夜露潮润着,直到我又睡了一觉起床小解,父亲还在那儿静静地坐着没有动。

    第三次,父亲是最最应该打我的,应该把我打得鼻青脸肿,头破血流的,可是父亲没打我。是我没有让父亲痛打我。那时我已经越过十周岁,也许已经十几岁,到乡公所里去玩耍,看见一个乡干部屋里的窗台上,放着一个精美铝盒的刮脸刀,我便把手从窗缝伸进去,把那刮脸刀盒偷出来,回去对我父亲说,我在路上拾了一个刮脸刀。

    父亲问:“在哪儿?”

    我说:“就在乡公所的大门口?!?/font>

    父亲不是一个刨根问底的人,我也不再是一个单纯素洁的乡村孩子了。到后来,那个刮脸刀,父亲就长长久久地用将下来了,每隔三朝两日,我看见父亲对着刮脸刀里的小镜刮脸时,心里就特别温暖和舒展,好像那是我买给父亲的礼物样。不知道为啥儿,我从来没有为那次真正的偷窃后悔过,从来没有设想过那个被偷了的国家干部是个什么模样儿。直到又过了多年后,我当兵回家休假时,看见病中的父亲还在用着那个刮脸刀架在刮脸,心里才有一丝说不清的酸楚升上来。我对父亲说:“这刮脸刀你用了多年了。下次回来我给你捎一个新的吧?!备盖姿担骸安挥?,还好哩,结实呢,我死了这刀架也还用不坏?!?/font>

    听到这儿,我有些想掉泪,也和当年打我的父亲样,把脸扭到了一边去。

    两年多后,我的父亲病故了?;丶野苍嵬炅烁盖?,收拾他用过的东西时,我看见那个铝盒刮脸刀静静地放在我家的窗台上,黄漆脱得一点都没了,铝盒的白色在锃光发亮地闪耀着。31043.net

    算到现在,父亲已经离开我了四分之一世纪。在这二十四五年里,我不停地写小说,不停地想念我父亲。而每次想念父亲,又似乎都是从他对我的痛打开始的。我没想到,活到今天,父亲对我的痛打,竟使我那样感到安慰和幸福;竟使我每每想起来,都忍不住会拿手去我儿子头上摸一摸。

    帖子操作记录

    注册时间   2017-7-11

    加为好友 私信

    • 主题帖0
    • 精华帖0
    • 积分16
    • 威望0

    疯够了吗菇凉 Rank: 3Rank: 3

    注册时间   2017-7-11

    加为好友 私信

    • 主题帖0
    • 精华帖0
    • 积分16
    • 威望0

    小学二年级

    2楼

    只看该作者

    2018-11-15 18:05

    已阅!握手!

    注册时间   2017-7-18

    加为好友 私信

    • 主题帖0
    • 精华帖0
    • 积分19
    • 威望0

    baby尹桐 Rank: 3Rank: 3

    注册时间   2017-7-18

    加为好友 私信

    • 主题帖0
    • 精华帖0
    • 积分19
    • 威望0

    小学二年级

    3楼

    只看该作者

    2018-11-15 21:32

    阅后即醉

      当前时区 GMT+8, 现在时间是 2019-3-20 21:01

      声明:论坛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,不代表本网立场。转载文章/图片请注明作者及出自 55BBS、www.www.fqiq.net,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联系原作者。

    • 人民军队 锐意改革 2019-03-20
    • 王 勤:学习十九大报告有感(诗词两首) 2019-03-20
    • 库尔勒丝路旅游小镇预计10月投用 2019-03-20
    • 从榜单看黑茶“热” 首批中国黑茶类制茶大师公布 2019-03-20
    • 吉雄镇开设电子阅览室和图书室 2019-03-15
    • 日本大阪地震已致4人死亡、370多人受伤 2019-03-08
    • 发现陕南:人间四月水泉坪 像绣花一样对待一块秧田 2019-02-24
    • 重庆市南岸区:探索建立“微益坊” 2019-02-24
    • 两个和尚锵锵锵98期:传统武术是不是花架子? 2019-02-21
    • 镇江市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 表决通过人事任免 2019-02-21
    • 郑州市上街区:创新社区治理模式 2018-11-22
    • 天上不会掉馅饼,想要富起来,就要把别人的据为己有,能把别人的据为己有的问世间能有谁,能有几人,所谓的专家明白了吗。 2018-11-22
    • 全面依法治国取得跨越式发展 2018-11-22
    • 重组概念崛起,医药板块遭主力资金持续大撤离! 2018-11-21
    • 乐平交警深夜出击 一小时擒五辆“鬼火” 2018-11-21